网站首页 > 无锡新闻> 文章内容

与儿童同频

※发布时间:2020-7-25 6:21:35   ※发布作者:habao   ※出自何处: 

  顾忆红刚担任江苏省苏州市吴江区教育局副局长时,就面临着“十二五”教育发展规划制定这件大事。“幼儿园发展该怎么定位?是不是像中小学那样搞特色?”这些问题在她脑海里反复出现。

  “我刚上来,对于幼儿园往哪里走,很慎重。”顾忆红日前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出了当时的思考,“特色发展对一些学校确实有一定作用,但幼儿园这么搞,有可能走偏,幼儿园不能为特色而特色”。

  定位决定道。“十二五”开局之年,吴江区出台了《十二五园本提升规划指导意见》,明确了以“儿童立场”为价值取向的幼儿园内涵发展总体思。

  作为2014年苏州市教育局认定的《指南》实验区,伴随着江苏省教育厅开展的幼儿园课程游戏化建设项目,时至今日,吴江区所有幼儿园都步入了课程之中,用自己的方式探寻构建站在儿童立场上的课程。

  以“儿童立场”为价值取向,这样的并不新鲜,但育行政部门的角度,想要推动为实践,就必须找到一个突破口,让幼儿园“动起来”。

  实际上,吴江区2014年被认定为《指南》实验区时,就提出了“幼儿园生活化游戏化课程建设”的总体思。没过多久,江苏省教育厅启动了课程游戏化建设项目,顾忆红发现两者高度吻合,于是就“合二为一”。

  “要符合游戏化,必须先行。”顾忆红说,儿童游戏的开展,需要的支持,需要营造合适的“场”。户外场地及室内区域,是吴江区课程建设的第一个“大动作”。

  为此,吴江区教育局专门下发了“意见”,要求每所幼儿园分析,提出园本方案,并邀请相关学前教育专家和幼儿园游戏场设计专家进行现场实地考察和可行性论证,通过后方可实施。这几年,吴江区前前后后共投入资金2300多万元,扩增户外活动场地约4万平方米。

  灌木改草坪、平地变土坡、楼顶长绿草、白墙成画板,如今,走进吴江区每一所幼儿园,从儿童视角出发的,到处都体现着把还给儿童的。

  “我们做了三个土坡,下面有连通的山洞,里面很暗很暗。刚开始老师们担心孩子们爬进去会害怕,没想到这个最长的通道是他们最喜欢的。以前老师们设计‘我不怕’这个活动,特意把教室弄得黑黑的,现在不用了,直接到这个山洞来体验。”吴江区同里实验小学幼儿园园长钱利琴说起带来的变化,有说不完的故事。

  吴江区青禾幼儿园是去年刚起步的一所民办园,园长赵葵英刚来时,对于课程游戏化怎么做心存不少困惑。

  “我们跟着片区里的公办园学,管理和教学上有困惑,直接问结对的思贤机关幼儿园,这一年多我们结合园所实际,以材料为切入点探索课程游戏化,一步步落实,收获蛮大。”赵葵英说,现在老师们的课程意识增强了,“以前投放材料,都是做好了再投放到区域,现在拿到材料后,要先看看小朋友们会怎么玩”。

  “我们把全区幼儿园按发展水平差异分为三个层次,并提出相应建设目标,之后再进行分类指导,通过组建共同体,寻找适合不同类型幼儿园共同提升的指导策略。”吴江区教育局科钱月琴介绍说。

  记者了解到,吴江区为此组建了三种类型的共同体:一是将使用相同蓝本教材的幼儿园组合成三个课程联盟,其中课程实施水平较高的幼儿园被确定为盟主,负责组织、引领盟园开展蓝本课程的园本化实践研究;二是组建三个课程游戏化实践共同体,包括城市园共同体、农村园共同体、新建园共同体;三是组建省游戏化项目圈,省项目园全过程实践过程,辐射周边幼儿园使其同步提升。

  为协调一致、形成合力,吴江区教育局采取整合的策略,召集、教研、教科等部门,在充分商议的基础上,确立了“以生活化游戏化课程建设为主线,以点面结合、板块联动、分层推进、分类指导为手段,以教育行政、教科研、幼儿园共同合力推进为行动机制”的原则。

  正是这一行动机制,了行政和教科研拧成一股绳,了一个幼儿园都不掉队,了三种共同体在交叉对话中,好的经验能够流动起来。

  如果没有专家的全程指导,这一场课程或许会无比。顾忆红印象很深的是,2015年底户外场地改好了,让老师们带孩子们到户外去,他们很,担心这担心那,说得最多的是“安全”问题。

  “老师们习惯了集体教学,觉得备课多省事啊,放出去不确定因素太多了。要打破长期以来形成的这种惰性,蛮难的。”顾忆红说,这时,专家团队的支持很重要,光听是不够的,必须真正落实到保教实践中。

  利用区位优势,吴江区聘请了南京师大、华东师大等附近高校的幼教专家组成了专家团队,进行全过程的伴随式指导,按照“专家—下园现场指导—园本教研跟进—区域教研面上提升—教育行政督导评价”的径展开。

  “为用好专家资源,我们制定了‘31114111’活动制度,全区幼儿园分3个小组,每组制订1份学期活动计划,每组安排1位专家,每两周活动1次,每园固定安排4位老师参加,每园确定1个课程实施切入点,每次活动围绕1个线次小结。”钱月琴介绍说。

  课程指导专家张春霞说:“我们从制订指导计划时就介入,抓住游戏观察、课程方案、区域活动创设、材料投入、介入指导等几个基本的东西,再往下细分。”比如说“观察”,是一直在抓的,有一两个学期集中设计成专题来做,研究怎么观察、怎么分析、用什么策略。

  变化在一点一点地发生。顾忆红惊喜地发现,老师们的课程意识有了,观察能力提高了,教育行为调整能力增强了。

  “原来的区域活动90%都是教师预设好的,详细到每个主题活动中,区域活动要实现什么目标、投放什么材料、孩子们怎么玩,都事先准备好。随着课程游戏化的推进,我们慢慢尝试改变、放手,让儿童自主。”吴江区实验小学幼儿园园长肖菊红说,这是后区域活动最大的变化。

  课程游戏化建设对教师提出了更高的专业要求,接受了,但行动的跟进必将需要一个漫长的适应过程,急不得。顾忆红如今想的是,怎样改变原有的a型血人的性格教师评价方式,使其能够促进教师提升课程实施能力。

  “如果对教师的教学质量评价、职称评定,还是以‘课’为标准,教师拼命准备各类课堂展示、赛课、论文评比,而对真正体现课程实施能力的一日活动、游戏生成、游戏观察等内容视而不见,那将无益于教师的专业成长,更与课程游戏化背道而驰。”顾忆红说。

  为贯彻落实《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印发乡村教师支持计划(2015—2020年)的通知》和要求,采...

  为深化高中阶段办学体制、人才培养模式等综合,主动适应经济社会发展对创新型、实用型、...

  从90年代末开始,晋中就着手探索中考制度。在近20年的实践探索中,形成了一系列特色模式...

  高中带动战略内涵为“统领三驾马车,齐推并进;统筹三大系统,协同发力;完善五大体系,保驾...

  弹性离校是沈阳市自主创新的一项惠民利民新政。新政“家长接孩子难、课后难”这一老...

  

相关阅读
  • 没有资料